有哪些恐怖灵异的捉鬼小说适合女孩看?

失忆了只记得名字的女鬼来到人间,在大学校园交朋友,谈恋爱?

第一章 新婚

红烛摇曳,红纱曼妙,床上坐着的,是一个身着红衣,头盖红盖,不知这被故意遮挡住的,只待新郎官过来掀盖头才能看到的,是怎样一幅让人惊艳的椿色。

新娘全身都被红色装饰着,一头鸦色的墨发也被梳的整整齐齐,全部被隐藏在绣着鸳鸯戏水的红色盖头之下,唯那一双白如凝脂的玉手纤纤,紧紧的绞着帕子。

若是此刻有人过来将新娘的盖头用不远处的,放在桌子上的喜秤给挑开,大抵就能看到那美丽的新娘子正紧张的咬着自己的红唇,将红色的口脂给吃进了肚子却是不自知。

精心装扮的双颊更是在红烛红帕的映衬下更加的鲜艳动人,乌黑的眸子即使隐在下垂的眼中,依旧是那么的吸引人。

可惜,现在的这个时候,新郎官正在前院敬酒待客,新娘子也只是紧张却又期待着不久之后的“春霄一刻”。

想起之前还在自己家中闺房内,自己祖母给自己梳妆时,对自己说的话——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她的祖母这一生和自己祖父恩恩爱爱,相敬如宾,过来给她执梳,算是家中最有资格的一位长辈了,民间有言,若是女子出嫁之时,由家中生活最为幸福美满的长辈执梳,那那女子也会一生顺遂,夫妻比翼。

女子就这样安安静静,又是紧张,又是期盼的等待着自己的夫君——挑开喜帕,饮下合卺酒,一夜旖旎,那她慕心就是晨仕昊名正言顺的妻子,江州晨家的大少奶奶。

被掩盖在喜帕之下的粉颊在想到自己的自小就爱慕的晨哥哥,剑眉星目,文质彬彬,满身的书卷气息,脸却是更加的红了。

不知道是因为羞的,还是那红帕红烛的缘故!

可惜,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老天都见不得人好,当夜,江州慕家一家老小整整三百六十八口人,全部被屠杀个干干净净,就是连那刚刚嫁做他人妇的慕家大小姐慕心,也没有逃过,被人发现死在自己的婚房之中。

红色的房间里依旧是喜气洋洋的一片,红烛依旧摇曳,红纱依旧曼妙,可是那个原本坐在床上,等待着夫君的美丽女子,却是双目圆睁,仿佛在死之前见到了什么令人不可置信的事情——竟是死不瞑目!

艳红色的双唇已经有些失去了颜色,唇角一抹红色的血迹却是那般的刺目,女子是被人穿喉而死,白皙的颈项上一个巨大的血窟窿还在涓涓的冒着血,而那作案工具,却是直愣愣的钉在那床里侧的墙上,上面还被挂着一个红色的喜绸。

却原来是原本用来装饰用的喜绸,被这无尾短箭直接订在了墙上!

明明该是美丽的女子,却因为这么一幕,给人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也许胆小一些的人,在初见这一幕的时候,会被吓的连做好几天的噩梦也说不定。

她躺在绣着龙凤呈祥的红色喜被上,上边还撒着许许多多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不远处放着喜秤的桌子上,也是放着一盘盘寓意着“早生贵子”的东西,还有几盘喜饼也依旧散发着诱人的气味。

明明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向往,让人觉得喜悦与高兴,可是,当看到那个一身嫁衣,死不瞑目的女子之时,突然之间,竟是让人觉得阴寒至极。

然而,婚房外面,依旧是热闹非凡,今日的另外一个主角正不停的被自己的同袍好友灌着酒,一片喜气洋洋的模样,却是没有人想到今天的新娘,那个被祝福的女子,已经再也没有了呼吸。

直到府上的一个丫鬟想要小解,路过这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的婚房门前之时,被那昏死在门口的几个丫鬟小厮的模样给吓了个半死,直接惊叫出声。

“啊——”

江州最近出了几件大事,到底成为了大家伙饭后茶余的谈资,有为之惋惜同情的,亦有背后幸灾乐祸的,自然也有仅仅是谈过就过去的。

半月前,江州两大望族结亲,慕家大小姐慕心嫁于晨家大少爷,晨家家主继承人晨仕昊少爷为妻,据说两人青梅竹马,郎才女貌,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慕心小姐知书达理,温雅娴静,仕昊少爷温文尔雅,饱读诗书。

可惜,这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佳话却最终以悲剧收场——不知这江州慕家到底得罪了哪路的神仙小鬼,竟是在喜气洋洋,红烛摇曳的当夜屠尽了慕家整整三百六十八口人。

连那已嫁出府门的慕家大小姐也被人发现死在喜房之中,双目圆睁,似乎在死之前见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

晨家大少爷因为此事,这几天可谓是伤心不已,慕心,毕竟是他喜欢了多年的女子,他们从小便有婚约,又是心中都对对方有着好感,好事已成,却不想在这最后一步,一切成空。

妻子的仇,他又该如何去报呢?

晨家也因为这么一件事,府中压抑,江州晨慕两家本就交好,两位子女婚事也是在对方幼年便定下的,本就是世交好友,如此一来便是亲上加亲,在这江州,他们的地位也就更加牢固,同时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谁料世事无常,慕家竟是被屠杀了满门,连他们的刚过门的少奶奶也丢了那戚戚性命,好好一场喜事,却在转瞬之间,变成了丧事,红绸撤下,白布满堂。

下人们做事亦是尤为小心谨慎,深怕触了主子们的眉头,为自己招来祸难。

晨家虽然世代经商,却也是当今有名的皇商之一,出了这么件事,主家人不高兴,府中气氛沉郁,下人们总是会见机行事的多。

“啊——”

再一次在睡梦中见到了自己中意的女子,惨白着一张脸,艳色的红唇在这一张脸上更加的鲜艳,嘴角一抹红的有些发黑的血迹直直往下流淌,白皙的颈项一个巨大的血窟窿正涓涓的流血艳红色的鲜血。

本是清丽婉约的一张脸,虽不是倾国倾城,却也是小家碧玉,又因为新婚,脸上的妆容比之平常厚重了些,配上红衣黑发,竟是一时比之平常更加明艳动人才对。

可是,晨仕昊在睡梦中见到的人,竟是生生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她的脸色白如纸,红唇鲜血,微微张着一张嘴,上下轻微翕动,发出明明熟悉却又非常陌生的声音。

她在问他,“晨哥哥,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如此对待慕家。”

声音幽幽,犹如从那地狱返回来的幽魂厉鬼。

却又说道:“晨哥哥,你替我报仇可好。”

第二章 报道

今日是Q大新生开学的日子,Q大大门口人潮涌动,均是过来送孩子上学报道的父母以及来报道的新生,当然,还有不可或缺的迎接新生的大二学生。

砖红色的大门,金色的校训,到处透露着古朴的气息,人群的涌动,周围人的兴奋与热情,慕心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拖着自己的红色行李箱,慢慢的来到Q大校门。

看着眼前的一切,慕心有些觉得不真实,明明记忆中的世界不是这样子的,可是,不是这样子,又是什么样子呢?

她想不起来!

罢了,有什么好想的,三年的时间,她可以在这里待上三年,似有所感的摸了摸自己左手腕的一条黑色手链。

温凉的玄冰手链恰好给了她存活在这明媚阳光下的机会,她似乎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这阳光了吧,好温暖啊。

“同学,请问有什么要帮助的吗?”

正在慕心怔怔不知接下去要干什么的时候,一个陌生却又仿若熟悉的声音传到耳中,心中不由自主的悸动了一下,很亲切,却又夹杂着数不清的苦涩。

摇了摇自己胡思乱想的脑袋,怕是想太多了,姽婳说过,如今这世界,已经过了三百年了,与她曾经的所生活的世界完全的不一样了。

既然如此,那又怎么会遇到让她觉得熟悉的人呢——人一生不过短短百年,如今已经过了三百年,早已是物是人非。

“那个学长,请问美术系新生去哪里报道?”

想到这,忽略心中那点淡淡的涩味,慕心温婉的说道,顺带着打量一下这位热情的学长。

一件白色的T恤衫,外面套着一件的象征着Q大校青志的红色马甲,搭配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微长的黑色头发大概是因为大太阳的缘故已经染上了汗水,在金色的阳光下发着炫目的光。

一张俊秀的脸上,一副金丝框眼睛给他整个人增添了书卷气息,干干净净,简简单单,澄澈透明。

配上他的一副温文尔雅的笑容,珠玉叮咚的声音,一时之间,不知是触动了谁人的心。

“学长,我也是美术系的新生,我叫苏锦心,一起呗。”

“哦,好,我带你们去报道的地方。”

晨仕昊恍然间回过神来,却见自己面前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女孩子,披散的黑发如柔软的锦缎,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左侧头发用一只小熊发夹浅浅的夹着,年轻略显稚嫩的脸上,是一张大大的笑脸。

白色的连衣裙穿在身上,微风抚来,轻灵飘逸,若那花间的精灵,灵动异常。

可是……

晨仕昊微微走在两位女生的前面,带着她们熟悉环境,可心中却是想着他刚见到慕心的样子。

那时候他正带一个学妹去报道处然后回来,还没好好休息一下,喝一口水,言墨便指着一个站在门口的扎着马尾的小学妹,“你去问问,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呢。”

言墨今天因着是新生报道的日子,终于把自己给稍微拾掇了一下,至少整个人看起来都比之平常清爽气了不少,除了那已经遮住眼睛的头发,初见时,晨仕昊和认识言墨的人都大吃了一惊,——这人,终于干净了一回!

只是……

“为什么不是你过去?”

拿起一瓶矿泉水,晨仕昊直接给干掉了半瓶,这种迎新生的活,其实真的很累,尤其是这种大热天的,他一早上从这大门口到报道处,不知道领了多少的新生,实在有些累。

而这言墨,他压根就没见他走过几趟,这人,压根就是过来玩的,躲在这阴凉处,喝着冷饮,对来往的女生一番“评头论足”,然后,便是再也没有然后了。

“切,我是过来看美女的,我和你说,这一届的美女,真的是多的没话说,啧啧。”

晨仕昊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他看了一下周围,被安排在这边接引新生的几个同学其实都挺忙的,罢了,也就今天一天的功夫。把水给放下,挂上一抹温润的笑容。

然而,谁也不知道,其实晨仕昊之所以会上前去,亦还有其他一个原因,那个扎着马尾,穿着浅蓝色的荷叶边上衣和红色长裙的女子,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从心底升起来的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仿若他找寻了不知多少年的影子。

而走进了,当他问她是否需要帮助之时,本是略微低着的头抬起来,一双大眼睛澄澈的看着他,清丽的妆容,黄莺般悦耳的声音,并不是倾国的姿容,却在那一瞬间,让他突然心中文艺了一番。

想到红X梦中那宝玉初见见到黛玉姑娘时说的一句话:这妹妹我见过。

莫不是真的是前世有缘,不然又如何这般熟悉,熟悉到让他不由自主的接近。

晨仕昊有些好笑的在心中摇了摇头,怕是开学写那代码写的有些糊涂了,哪来的前世今生,今世前生,怕是魔怔了吧。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是苏锦心,国画1701班的。”

“慕心,也是国画1701班的,我们是同窗。”

女子可以外出求学早就让慕心觉得好奇,还有如今的衣着打扮,通讯设备,多于她隐约记在脑海中的不甚相同。

好在有姽婳的帮忙,慕心倒是不至于什么也不知道,就好像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出来的野人一般。

对于眼前这个自然熟的姑娘,慕心心中很是开心,她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女子,偏安一隅是她遵循的处世之道,习惯于别人切开话题,而不是自己主动。

而且,慕心总觉得这个女子,在初初见面之时,便觉得相熟,很亲近的感觉。

“你叫慕心?”女子的眼睛瞬间亮了,“嘿嘿,真好,我叫苏锦心,我们名字中都有一个心字诶,而且还是同班同学,缘分啊。”

“嗯,真有缘。”

浅浅的一抹笑容,正好入了前方停下来的晨仕昊,心跳动了一下,转而又慢慢平静下去,慕心,心有所慕,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第三章 缘分

“那个,你们就在这边报道,等会儿会有其他学长学姐带你们去你们的寝室楼的,我就先走了。”

已经把人送到了报道处,接下去的,便是交给这边的志愿者了,门口那边接下来应该又要忙起来了,午饭时间已经过去了,早上没来的新生,怕是这会儿都该来了。

“学长,那个,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交个朋友吧。”

却不想这个精灵一般的女孩子会突然叫住他,已经准备离开的晨仕昊一怔,他鬼使神差的把目光看向了苏锦心旁边的那个女孩子,慕心。

只是,在还没有看到人之前,不知是因为心虚还是其他什么,又迅速的转回了视线,“哦,好,我电话是138……”

看着人掏出手机输入自己的号码,晨仕昊却又鬼使神差的看向了扎马尾辫的女孩,却见她正一脸淡然,气质卓绝的站在旁边,手边拉着那只红色的行李箱,却完全没有要掏手机的动作,心中恍然间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失落。

“那谢谢学长了,学长再见。”

“嗯,再见,有什么生活上的问题,你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问我的。”

慕心看着远去的那个俊秀的背影,心中一痛,想要上前拉住他,问问他,他叫什么名字,他们可不可以交个朋友,似乎心中好不容易暂时饱满起来的某个地方,又渐渐的空了下去。

只是,她最终是止住了自己的脚步,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巧笑嫣然的看着这个一面之缘的学长渐渐远去,也许在未来他们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见面。

人的一生,俩人相遇,一面之缘,“路人”二字怕是最符合他们此刻的场景了吧。

罢了,罢了,路人而已,人间三年,怕是有多少个路人呢!

“走吧,我们去报道。”

“嗯,好。”

不过,这短短三年,也有不是路人的吧,眼前这个如精灵般活泼的女子,看着她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去的背影,唇角勾勒出一抹笑,岁月静好,但愿时间过得慢些,再慢些,她们可以多待一会。

只是,谁也不会知道,未来的一切,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

而没人预知的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唯有经历过之后,才能知道。

短短三年,阳光,雨水,开心,难过,怕是都会经历一遍吧。

她们果然是很有缘分的,在开学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对方,不仅名字上有着相同的“心”字,又是同班的,到后来才发现,她们竟是同寝室的,还是上下铺。

人这一生,短短几年,缘分总是这般妙不可言。

“小慕慕,我们真的是太有缘了,真是亏了我有一双会发现美的眼睛。”

说实在的,神采飞扬,自信的女子总是那么的好看,那么的吸引人。

这样的一个人,就该是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下,被他们追捧的吧。

“你不知道,当时我哥刚把我送过来,本来是想着帮我把一切都给安排好的。”

苏锦心在前边走着,时不时的转过来和慕心说话,慕心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听着她讲话,每次都能看到她眼中明亮的光芒。

“我哥你知道吧,我跟你说,我都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一个大男人,跟个管家婆一样,什么事情都要给我安排好,我稍微哪里做的不够好,他就在我耳边一直讲,一直讲,嗡嗡嗡嗡的,我可烦他了。”

话里虽然是抱怨的话,可是,面上的喜悦与自豪却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的。

恍然间,慕心似乎在自己的已经模糊的记忆中也看到那么一个人,只是,那时候,被疼宠的,却是她。

那个人有着温暖的笑容,让人听了如沐春风的嗓音,满满的书生卷气,是冬日暖暖的阳光令人惬意安然,是春日绵绵细雨让人柔情满怀,更是秋日飒飒凉风夏日点点繁星。

人啊,总是活在过去之中,即使失了记忆,却依旧紧紧抓住那残存的一点模糊的几乎已经完全抓不住的记忆。

“呵呵,想来你哥哥很宠你呢。”

不过,人也是现实的,隐约的一点记忆只能让自己神伤,慕心在这一方面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罢了,还是不要想了吧,已经失了的记忆,还想它做什么?

也许,一切,都不重要的。

“是啊,但有时候还是很烦的,所以这一次我就强烈要求住校了,然后就在大门口看到你了,我和你说啊,小慕慕,虽然吧,我第一眼是被那个帅帅的学长给吸引了吧。”

这般说着,竟还有些不好意思,白皙的脸颊染上了粉色,分外的好看。

“但是我和你说,后来我就想,哇塞,那个帅帅的小哥哥旁边的那个美女是谁啊,我一定要勾搭,嘿嘿,没想到真的被我给勾搭上了。”

两人嘻嘻哈哈的在楼道上走着,她们寝室在三层,好在行李箱不重,当然,对于慕心来说,这么点东西,她是真心觉得没什么重量。

而苏锦心的东西,是一早便被她哥哥苏锦给放好了的,她自己就一个小包,更是轻松。

打开321的寝室门,明媚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穿透进来,一个正站在桌子上,往上方柜子放东西的女子闻声停下了动作。

眉目如画,清冷高贵,金色的阳光下,更是给了她们一种朦胧的疏离感。

明明是大夏天,却偏偏穿着黑色的衣裤,一头黑色的短发利落干净,若是男儿身,怕是可以吸引到许多女子追逐。

可偏偏上天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喜欢开玩笑,慕心在咋咋然见到这位眉目清冷的女子时心中突然觉得,她是否是生错了性别。

“嗨,我叫苏锦心,她是慕心,我们是室友呢,你叫什么?”

苏锦心总是这般的喜欢交朋友,她就好像一把火,凡是她经过的地方,即使再多的冰雪,怕也会融化消逝。

只是,这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他们的心可能真的是石头做的,即使在热情的火焰,都可能永远也捂不热,而很不巧的,她们眼前的这一位便是如此...

书名:《复仇校花是女鬼》

(来源wx:爱米小说精选)

由于字数有限,关注微信公众号【爱米小说精选】,关注后回复书名:复仇校花是女鬼,观看更多内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