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到中年,圈子越来越小,在一起聊天的总是那几个人。怎么看?

人到中年,圈子越来越小是正常,如何能一起聊天都能达到几个人,那么恭喜你,你已经秒杀了一大片人了。我们普通人,可能都已经独来独往了,哪来的一起聊天。不瞒你说,我的微信,上次有人私信我了,除了小孩的班主任。再往上数,要到何时何月我都忘记了。那是什么原因呢?

中年人压力大

一是中年人早已看淡了一切,什么朋友不朋友的,全是酒肉朋友,真正的朋友其实没几个,喝酒的的时候在一起,一旦遇到有事,都跑得影都找不到,这样子的朋友,一点意义都没有。慢慢地都不在一起喝酒了,都改在家里自己小酌一两杯,有什么事情找找家里人聊就行, 实在不行,那还不如干脆不找人聊,自己吞下去算了。

中年人角色多

二是中年人的精力已经有限了,圈子这个东西是要靠长期的维护的,你不常联系,那么自然会慢慢地淡的。比如我有几个很好的朋友,以前几乎是称兄道弟,可是他们都住得离我太远了。我们见一次面都是山高水远的。慢慢地也越来越少沟通了,一点没有沟通,都淡了。加上中年人自己本身事也多,家里的小孩,老人还有老婆什么的,公司里的工作停不上。烦都烦不过来了,哪还有空维护关系呢。

家中都不得闲

三是中年人的耐受力越来越强了,以前可能还小,什么事情都恨不找个人诉说,恨不得发发朋友圈显示一下自己心情不好,需要别人的安慰。慢慢地发现这样的一种方式也不是生活的必须,每个人都很忙,哪有空理会你这么复杂的情绪。所以一旦遇到冷场,加上自己又想想算了吧。于是这种耐受力是锻炼出来的,越来越觉得无话可说。你都无话可说了,你还有圈子干吗。早就散了。

带娃还要忙家务

综上,中年人圈子减少,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规律,是人生发展的必然阶段。没什么特殊的,让我们珍惜青春吧。

这是生活的常态,也是必然的。

人到中年,事业上升期或者稳定期,在工作圈之外,大部分时间其实都是给家庭的,属于自己的时间很少很少。偶尔能有应酬的机会,大部分也注定都是亲近的朋友,能放松的小聚、吐槽或者寻找日常生活的乐趣。

人到中年,大部分生活状态都安定了,孩子成长,家庭经济消费,老人养老和健康维系,琐碎的日常大家其实差不多,每一样都需要有足够的时间精力投入,也需要相应的人力辅助,于是,时间被分散之后注定没有太多真正可以拿来做社交的机缘。更大概率在于,大家都在忙着生活,忙着赚钱,真正能接触的基本也都在谈钱,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有磨合的机会,既然如此,那也不可能轻易交心,所以大家也不愿意在中年之后交朋友,各有所图而已;

其实这样很好了,年少时候能结交的朋友其实非常有限,走心的人那时候还是真诚的。不管朋友多少,说到底,能让你掏心对待的,任何时候可以放心说出心里话的,都值得继续相处,哪怕多年不见,依然能在见面时吹牛聊天放肆任性的,极其珍贵。朋友本来不需要太多,喧嚣之后,大家都要回归最本真的平静。这也是真的人生。小圈子简单,小圈子干净,小圈子更走心。

谢谢邀请。大浪淘沙,在人生的长河中也是这样。人到中年,经过半辈子社交活动,能够说到一块、合得来的绝不会太多。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时间检验看出哪个是真正的朋友。所以在我周围的人中,真正谈得来的也就那么三个,一个是介绍我参加工作的那位老校长,当年我插队,算是知识青年,老校长见我喜欢弄笔泼墨,就把我介绍到乡村的一个中学做语文教师,谁知道就那么一不小心就当了一辈子的老师。以前的老师都是比较清寒的,但生活得也很快乐,有什么困难大家都团结一心,共同克服,绝无勾心斗角。所以我的圈子里面剩下的,合得来的、谈得来的也就那么三个,而且都是老师,当了半辈子的老师,虽然生活清淡,但却快乐。看到自己教出的学生有的当了县委书记,最高的当到了省委副书记,所以心中充满了成就感。但最后谈得来的,也就是老校长三个老师,县委书记、省委副书记人家很忙,我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人家,所以虽然是师生关系,但也没有几个老师那样合得来,仿佛职务的高低是一股看不见的隔膜。

由此可见,我的圈子就是老师了。圈子虽小,却很快乐。你们呢?

每个阶段同行的人都不同,到了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的,基本的生活轨迹已经固定化,那么身边的人也会相对固定,好正常的事。

人到中年,圈子越来越小,恭喜你进入成熟期。中年人的经历和阅历告诉自己,圈子不同,不必强融。不进行无意义社交,珍惜能留在身边的人。肯花时间陪伴家人,花时间培养自己的情趣爱好,非常好。

人到中年,经历太多的坎坷,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不容易,才能认清生活的现实和残酷。人到中年,遇到的人越来越多,经历多了便能够认清什么人值得深交。慢慢地就成了圈子越来越小,在一起聊天的就剩下那么几个人,这是自然而然又很正常的事情。

我们单位就有一个同事华哥,年轻的时候当兵,转业后分配到单位时,身姿挺拔又热情好友,身边总是有很多的朋友。结婚后就住在旁边的单位房里,经常带离家远中午不能回去的同事来家里吃饭,晚上带朋友在家里喝酒,妻子为此还和他生了不少气。华哥总是说:‘“我就这一点爱好,喜欢热闹,再说多个朋友多一条路”,妻子也是通情达理之人,见华哥的朋友总是带水果带酒肉,慢慢也就习惯家里高朋满座。华哥出去和朋友们吃吃喝喝,妻子也见怪不怪了。

华哥家里就一个女儿,生活虽说算不上富裕 也还是衣食无忧。平凡的日子在安稳里度过 ,不知不觉中华哥也步入中年。由于爱喝酒身体慢慢出现了不适,还患上了高血压、糖尿病,尤其是血糖不好控制,每天要打胰岛素,也遵从大夫叮嘱不再喝那么多酒了。华哥发现生病后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的朋友少了。

酒桌上的朋友是靠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维系的,并不是伴随终生的朋友

六年前,妻子患重病,华哥又少了些朋友。那年妻子体检因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确诊是肝癌晚期。这个家里一下子没有了往日的宁静,在本地医院住一段时间后华哥决定去北京为妻子看病,去北京看病因为异地医保,需自己垫付后回来再报销。

工薪家庭有多少都是一病回到解放前,他们家也不例外。几个最要好的朋友到家里看望都没有带礼物,给的都是他们最需要的钱。他也不好再和这几个朋友借钱了,于是就把电话打给几个朋友,打了两三个电话,要不是家里有事不宽裕,要不就是借给亲戚买房子,总之就是没有借到钱。

最后他不抱希望地把电话打给一个联系不是很密切的同学:“你家里有现金吗,我需要两万块钱......”华哥没有说完同学就挂了电话。华哥和妻子相顾无言,也理解现在钱不好借,更何况患的又是绝症。半个小时后他的同学打来电话:“还好赶在银行下班前把钱取出来了,你自己来拿还是我送过去?”两年后她的妻子还是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华哥的朋友又少了几个。

真正的朋友哪怕联系得不是很密切,在你需要的时候他都在

后来华哥还清了债,也打发女儿出嫁,女儿结婚后很快有了孩子,日子总算熬过来了,去年他也因为是特殊工种55岁提前退休了。8月份的一天他忽然觉得一侧的肢体有些无力,当时因为疫情住院不方便,等第二天再去住院。到医院后CT检查是脑出血,病情进展的很快,被送进了ICU病房抢救,当天晚上出现了昏迷,大夫给他女儿说要有心理准备。让她通知亲朋好友以免不测。

女儿拿着父亲的手机给父亲的朋友打电话,最先到的朋友又给其它的朋友打电话,听了情况有的说疫情来不了,有一个老战友接到电话后冒着回去被隔离的风险,从邻近的城市赶来了。值得庆幸的是华哥转危为安,一个星期后转入普通病房。

出院后在家人的照顾下慢慢康复,虽然一侧身体还有些僵硬。今年春天也买了车,因为疫情的原因就在附近转转,每天带带外孙,隔三差五和几个老友聚聚,经过一场生死攸关考验的华哥朋友更少了,但是他知道留下的才是真正的知己。

那些经过生死考验沉淀下来的才是真正的朋友,这样的朋友不需多,这一点早知道早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