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联合蒙古灭金是不是战略上的重大失误呢?

不是错误,金国对北宋大举进军,宋朝京帅沦陷,皇帝被虏掠,百姓生灵涂炭,大仇已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南宋联蒙灭金,得报世仇。后来宋被元蒙灭国,也是无事。就是当时不联蒙元灭金,以元蒙军力,灭金无宋联盟,金朝也拖不了许久,蒙元军力强大,横扫欧亚,南宋灭国,实在劫难逃。

从当时的地域关系来看,南宋联蒙灭金到底是不是一件愚蠢至极的行为?是不是战略性的错误?

本来在金占领北部江山已达百年之时,金宋两家各方面实力相当,南宋为了收复国土,几十年来不停的和金国打仗,致使两国国力空虚,如果南宋想收复北部打败金国,只需增强自己实力强大国防力量即可,假以时日这个目标是可以完成的,所以发展经济增强国力才是硬道理。但是当政者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不停地和金国进行消耗战,真正蒙古军队南下侵略了,反而抵抗不了了,南宋还异想天开的联蒙灭金,让人无语啊!

当时的地域关系是蒙古军事实力过于强大,而金恰恰在中间给南宋做了缓冲区,这是有极大的好处的,甚至必要之时还可以金宋联手抵御蒙古的侵略,实际上形成三国局面,这样最好。

然而南宋的报复心太强,而且不合时宜,要知道当时的情况不允许南宋这样做,做了就是犯了大忌。请神容易送神难啊!蒙宋联手,金国必败,其后南宋必亡,这么明显的道理南宋的当政者却没有理会,最后直接导致金灭宋亡。

由此看来,南宋寻求联蒙灭金的做法愚蠢至极,彻底犯了战略性的错误。

不是呀,因为当时金国给宋朝造成了最大的伤害,宋朝(后世撰史分出来的北宋和南宋,实际就是一个赵氏家族的宋)上下对金国有很大的仇恨。宋徽宗、宋钦宗等大部分皇室成员都被金国掳走而成为阶下囚。金国蚕食宋朝的疆域,把宋朝压缩到了偏安一隅,难得有机会和蒙古联手复仇,何乐不为呢?

此一时,彼一时,同样的道理宋朝曾和金国联手灭掉辽国也是特定情况下做出在当时看来正确的战略。

所以只有共同的利益,没有共同的朋友

南宋联蒙抗金是对是错,不能单方面来讲解,需要从多方面进行分析,如果按照地域关系来看,单单通过地图分析,那么联蒙抗金是对的。

众所周知大金统治宋朝北部100余年,南宋多次发动收复失地战争,可大金的铁蹄不是吃素的,通过军队素质战斗力来看,重文轻武的宋朝没有优势,加上南宋皇帝生性懦弱小肚鸡肠,朝廷出现腐败秦桧一流出现,很多爱国将领被杀害,比如岳飞,文天祥,战斗力大打折扣。

从地域上分析联蒙抗金是对的,当时南宋与金朝实力旗鼓相当,常年征战导致双方国力下降,想要收复失地已然是不可能的了,这个时候只能想其他办法,恰巧蒙古军队异常强大,南宋报仇心切,急于收复失地。是想借蒙古之手前后夹击金朝,从而灭掉金朝收复失地达成目地。

当时联蒙抗金原因:

1 靖康之耻 可谓千古一大耻辱,皇帝都被俘虏了,身为皇家之人,皇上怎能不恨。

2 主战派积极主站,燕云十六州被外敌霸占,重文轻武的宋朝,虽然军事不行,但文化层次高,爱国主义精神起到很大作用,所以当时出现很多弃文从武的典故

3 蒙古军队异常强大,让南宋看到收复燕云十六州机会,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借力打力这种简单道理很好理解吧。

以上所述联蒙抗金战略是对的,也是无奈之举,汉人骨髓里的国恨家仇是永远无法泯灭的。

当然是。唇亡齿寒,这一点,政客应该懂得。更何况,蒙古灭夏时,不仅杀光了西夏人,还毁灭了城池,这显现了蒙古人亘古未有的凶残,宋应该警惕。可惜宋沉溺于固有的仇恨中不能自拔,对凶残的强敌缺乏必要的防范,终究引火烧身。事实上,在蒙古灭夏之前,宋就应该联夏抗蒙,御敌于国门之处。

蒙古与南宋达成联合灭金的约定后,金哀宗感到大事不妙,汴是守不住了,他决定东逃,逃往归德(河南商丘)。速不台得知金哀宗东逃后,遂进兵包围汴京。经过四个月的围困,蒙古人终于攻下汴京。

这时的金哀宗已是惶惶如丧家之犬,天地广阔,可是他要逃到哪呢?

当时镇守唐州、邓州的金国将领武仙、武天钖等,认为要避开蒙古人的兵锋,重振金国声势,最好的去处,莫过于易守难攻的川蜀。若是能攻破川蜀以迎金帝,那么金国尚有一线生机。于是武仙、武天钖出兵入侵南宋的光化(湖北襄樊北),试图打开通往川蜀之路。

金兵的入侵,遭到南宋军队的迎头痛击。

镇守于此的南宋守将孟珙,是孟宗政的儿子。孟宗政曾在宋金战争中与金兵相持于枣阳八十余日,杀敌三万,威震四方。孟宗政打败金兵后,唐州、邓州一带汉人纷纷前来投奔,他从中挑选两万名壮士,编为“忠顺军”。孟宗政去世后,其子孟珙被朝廷任命为京西路兵马钤辖,驻守枣阳,同时成为忠顺军的统帅。

得知金兵入侵光化后,孟珙立即率军迎战,首战告捷,斩金将武天钖。紧接着,孟珙攻克顺阳,金兵统帅武仙败走马蹬山。经过六天的战斗,金兵在马蹬山的九个据点,被孟珙攻破七处。金兵已陷入重围,统帅武仙自己带着五、六名骑兵逃命去了,剩下来的七万人,全部向孟珙缴械投降。

孟珙的胜利,打碎金人窥蜀之梦。金哀宗只得选择蔡州(河南汝南),这里将是他生命的最后一站。

金哀宗想拆散宋与蒙古的联盟,他派人前往南宋,两个目的:其一是借点粮食;其二是说明宋金联手的必要性。他是这样说的:“今蒙国灭国四十,以及西夏;夏亡,及于我;我亡,必及于宋。唇亡齿寒,自然之理。若与我连和,乃为我及彼也。”这是警告宋朝,蒙古乃是狼子野心,只有宋、金联手,才能自保。

然而,宋理宗置之不理。

宋理宗非但不借粮给金人,还盘计着履行与蒙古人的约定。倘若宋朝不赶紧出兵,等蒙古灭了金国,想讨回河南地也不可能了。此时窝阔台已经派遣都元帅塔察尔进攻蔡州,宋理宗诏令孟珙率忠顺军主力前往助战,与蒙古人夹击蔡州。

孟珙接到命令后,立即率忠顺军两万余人,携三十万石粮食,开赴蔡州。孟珙的到来,令塔察尔大喜过望,马上着手准备攻城器械,开始攻城。蒙古军攻城的北面,孟珙攻城的南面。蔡州的防御工事本来就远不如汴京,粮食又严重缺乏,已是孤城一座,如何抵挡得住蒙、宋两国之夹攻呢?

端平元年(1234年)正月,蔡州在顽强抵抗三个月后,终于被攻陷。金哀宗自缢身亡,其部下将其尸体火化。被金哀宗指定为继承人的完颜承麟也未能幸免,被乱军所杀。至此,金国灭亡。

这里我们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南宋不出兵联蒙灭金会怎么样呢?其实不论南宋出不出兵,金国都难逃灭亡的命运。即便没有孟珙的两万部队协攻蔡州,蔡州的沦陷也只是时间问题,因为金国的大势已去,无法挽回了。有南宋助攻,金国亡得快;没南宋助攻,金国也只能多活几天罢了。

我认为不是,蒙古在北面,南宋在南面,在当时东亚地区没有一个强大的政权与之抗衡,相当于两线作战,南宋面临的压力会减少很多,也是一个没有办法的无奈之选,远交近攻。金,西夏相继被灭,蒙古还会和南宋和平共处吗?还不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蒙古大举进攻金国时候,已经显示了强大的战力,金国危在旦夕。南宋朝廷当时分为两派,一派以乔行简为代表,主张联金。另一派以真德秀代表。主张灭金,认为金国已经日落西山,几乎无法为南宋提供战略掩护。还不如灭金,扩大南宋战略纵深,可以提前应对蒙古对南宋的威胁。但是两派一致认为联蒙要谨慎,两派都拒绝联蒙,不许蒙古借道伐金,拒绝接见蒙古使节,多次通报蒙古军情金朝帮助金国

但是金国这时候却犯二了,认为打不过蒙古,打打南宋捞一笔还是可以的,借口南宋不给岁币大举南下,企图占据两淮,结果被南宋打的溃不成军。但是南宋政府出人意料的有大局观,仍然拒绝和蒙古合作,反而与金朝谈判,帮助金朝保卫后方,防止蒙古攻击。直到窝阔台派拖雷率军迂回宋地包抄金国,蒙古此次提前借道,但南宋仍然拒绝,拖雷只好强攻,蒙古军深入四川转到河南,南宋此时紧急调兵截击,虽未能拦住蒙古军,但是几万蒙古军孤军深入却15万金兵打得惨败,到这个时候,金国对于南宋再无利用价值,而且金国还不吸取上次教训,金哀宗又打起南宋主意,又进攻南宋,又一次被南宋打的溃不成军。

这时候南宋政府开始实行联蒙灭金政策,认为金国将亡,与他合作是给蒙古提供借口,不如联合蒙古,一方面可以打击金朝获得资源土地,报仇雪耻,另一方面还可以展示实力,威慑蒙古,还有可以借用盟约,实行缓兵之计,后面南宋获得大量战利品,占据十几个州县,获利极大。但是后面南宋欲望太强了,也想大捞一笔,搞了个端平入洛,结果好处没捞到,反而把好好的准备时间弄没了。

由以上可以看出,南宋联蒙灭金,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是南宋政府根据形势变化,做出的战略,主要是金国认不清形势,断送大好局面,而且南宋别无选择,以蒙古当时的强大,联合不联合南宋都可以灭金,南宋无力左右大局只好尽力而为,不过南宋还是基本达成目的,最后败亡也是天下大势罢了,所以南宋联盟灭金并不是战略的失误。毕竟前有北宋海上之盟的教训,南宋政府没那么二逼。

0